無楹自奪天工巧,有竅能分地景幽。河北不缺古建,眾多建筑中,也不乏經典傳世之作。氣勢恢弘,細節精美,雕梁畫棟的細節中無不透露出古人的在建筑史上的智慧與才干。處于后世的我們,依舊能夠欣賞到這些作品,在感嘆前世建筑大師的同時,也要感謝另一個在幕后辛勤奉獻卻總是默默無聞的工作群體——古建修復工作者。

技術過硬、作風踏實、富有情懷,河北古建人扎根燕趙大地,秉承大國工匠精神,縱橫古今中外,用智慧和汗水辛苦付出,贏得了世人的贊譽。河北省古建所所長張建勛說:“雖然我們一輩子就跟古代的木頭磚瓦打交道,但我們也有情懷。一磚一瓦都是與歷史對話交流的載體,那是感情的凝結,更是責任和擔當。”

位于承德避暑山莊北部的普陀宗乘之廟始建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仿西藏布達拉宮修建,有“小布達拉宮”的美稱,是承德外八廟中規模最大的廟宇,是清王朝舉行重大宗教儀式和進行政治活動的場所。

然而,這座廟宇與其他古建筑一樣,由于百年間的風吹日曬與人為破壞,建筑修復迫在眉睫。在此背景下,2010年7月,河北省古代建筑保護研究所與承德文物局規劃設計室承擔了普陀宗乘之廟古建筑保護修繕工程,此項工程整體歷時了五年半的時光,由此,河北的古建人便開始了一段與“小布達拉宮”的不解情緣。

承德的普陀宗乘之廟,是漢、藏建筑融合再創造的成功范例,文物的制作方法、原材料等都十分特殊,并且有很多材料與工藝均已失傳,在這種情況下,如何使修繕工作精準到位,河北古建人面臨著諸多挑戰。

古建筑是我們祖先留下的寶貴文化遺產,蘊含著重要的歷史、藝術和科學價值,要堅持最小干預原則,最大限度保留其歷史文化信息。

河北省古代建筑保護研究所承擔設計和施工的承德普陀宗乘之廟古建筑保護修繕工程獲得“全國優秀古跡遺址保護項目”稱號。

王立山說,其祖輩就有燒窯制磚的工藝,至今已有百余年。30年前,他重新拾起了這項技藝,并隨后讓燒制的青磚等建材進入故宮等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和知名景點,用于古建筑維修。發展到現在,他又開發了琉璃瓦這一新品種,并且讓古老的“磚雕”技藝也在他的古建磚廠里有了一席之地。

河北省任丘市出岸鎮有座始建于清道光年間的古磚窯,在此基礎上建成的古建磚廠一直遵循傳統手工制磚工藝流程,每一塊青磚都要經過取土、晾曬、制坯、裝窯、燒制、出窯等十幾道工序制作而成,成品色澤青藍,古色古香,先后用于故宮、天壇、頤和園等古建筑修繕工程。2012年,古建青磚制作技藝入選河北省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普通的泥土,經過長時間的“晾曬”,繼而用水將之完全“悶透”,再歷反復捶打,被制成坯。最終經過古老工藝的燒制以后,這些原本踩在人們腳下的泥土,變成一塊塊顏色發青、質地堅硬的青磚,叩之,能發出清脆的、類似于金屬響聲的回聲。這便是任丘古建磚制作工藝的縮影。

為了保持古建青磚的原有特點,王立山堅持使用傳統工藝流程,且人工操作。十幾道工序缺一不可,真正體現了“慢工出細活兒”。

古建青磚采用傳統工藝生產的成品磚色澤青藍,最大程度地接近古建筑外觀。憑著青磚的純手工制造,王立山敲開了故宮的大門,也頑強地守住了這項傳統工藝的生命。

對于未來的發展,王立山之子王鵬飛認為這門技藝需要傳承下去,而且要在新時代賦予更多的新內涵,把這項文化產業做大做強。

“每看到一幅滄桑感很重的壁畫經過修復重現光彩,我就覺得自己在做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河北省隆興寺摩尼殿昏暗的殿堂里,來自敦煌研究院的壁畫修復師劉濤和他的兒子劉吉鵬坐在簡易的高架子上,小心翼翼地用素泥填補著裂紋。在他們的耐心與巧手之下,五百多年前的明代壁畫正一點一點洗去塵埃露出真顏。

隆興寺,別名大佛寺,位于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城東門里街,原是東晉十六國時期后燕慕容熙的龍騰苑,公元586年(隋文帝開皇六年)在苑內改建寺院,時稱龍藏寺,唐朝改為龍興寺,清朝改為隆興寺;是中國國內保存時代較早、規模較大而又保存完整的佛教寺院之一。寺院占地面積82500平方米,是研究宋代佛教寺院建筑布局的重要實例。

由于長期受自然侵害,壁畫存在較嚴重的起甲、酥堿、顏料層脫落等病害。正定縣文物保管所透露,由敦煌研究院承擔的摩尼殿壁畫保護工程,這也是劉濤、劉吉鵬父子修復的第五個項目。

據劉濤介紹,壁畫上一個細小裂痕的修復,需要經過除塵、針管注膠、配泥填補、滾壓等多道工序,“一處乒乓球大小的病害,往往要用多半天才能完成修復。”

劉濤表示,壁畫就和人一樣,現在“痊愈”了,幾十年后還會產生新的病癥。自己能做的就是用最小的干預祛除它的病害,讓它處在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下,等待著下一代人來修復、傳承。

劉吉鵬說,這種沉下心來與歷史直接對話的過程是其他工作無法給予的。劉吉鵬坦言,現在傳承壁畫修復手藝的人相較以前少了很多,但留在這行的人都是因為熱愛。

在對古建筑保護的思考中,如何留住古建修復人才,成為當今的一個重點話題。很多業內人士呼吁:古建保護:留住人才保住“絕活”。

古建原材料與修復技術
面臨失傳

為了留住古建修復人才,故宮采取了為文物修復者解決北京戶口、采取事業編制等各項措施。此外,故宮還開辟文化遺產保護的新途徑,建立工匠招募、考核與培訓機制,建立官式古建筑修復材料供應基地,制定材料性能標準,為挽救瀕臨消亡的古建筑營造工藝、裝修工藝以及文物修復工藝做出貢獻,也為將來文物建筑遺產的保護儲備新生力量。

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文化室主任表示,當前一個重要和緊迫的任務就是要通過國家立法建立代表性傳承人保護制度,包括認定機制,評定機制,責任機制和知識產權保護機制等相關法律法規,讓非遺傳承人有法可依。

自2008年開始,中央財政開始對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開展傳習活動予以補助,補助標準為每人每年0.8萬元,2011年補助標準提高至1萬元。此外,隨著一系列古建匠人紀錄片的熱播,非遺的傳承也受到了全民的關注。

無論是古建修復,還是非遺傳承,雖然如今形勢依然嚴峻,但也在一點一滴中走向正規和系統化。古建筑、古文化的發展傳承迫在眉睫,只有留住手藝人,才能讓這些精髓繼續發揚光大,在后世流傳。

黄大仙摇钱树免费资料_黄大仙摇钱树免费资料|官网